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ep | 17th Sep 2016, 18:04 PM | 文字慾 | (85 Reads)
每逢翻看自己寫的舊文,  總會發覺有或多或少的瑕疵, 常見如遣詞用字不夠精煉, 所以網誌裡的文章若是重看一遍, 有可能會略作修改.  以下這篇文章寫於多年前, 中秋日刊登於某報章上,  算是應節文章, 重看除了不得不再次讚嘆古人寫詩精彩, 也略作修改發表在這裡.     

很少詩人像李白那麼酷愛明月, 很少詩人像李白那樣寫了那麼多關於月的詩句.  李白愛月, 有詩為證: "浩歌待明月"(<春日醉起言志>);  "登舟望秋月"(<夜泊牛渚懷古>); "醉起步秋月"(<自遣>);  "飲弄水中月"(<秋浦歌>); "月下沉吟久不歸"(<金陵城西樓月下吟>); "喜看江波墜秋月"(<烏棲曲>); 等等. 情景雖不同, 卻同樣表露出他愛月的情懷.      

在李白的詩集中, 月有時是直接抒寫的題材, 有時又是作為誘發詩興的酵素. 即使是與月無關的篇什, 他也時常把對月的描寫作為景物襯托, 令詩中情景相生.  比如"寒山秋浦月, 腸斷玉關聲. "(<青溪半夜聞笛>),  "相看月未墜, 白地斷肝腸."(<越女詞>其四),    "邊月隨弓影, 胡霜拂劍花."(<塞下曲>其五),  "暮從碧山下, 山月隨人歸."(  <下終南山過斛斯山人宿置酒>),  "明月出天山, 蒼茫雲海間."(<關山月>),    "洞庭湖西秋月輝, 瀟湘江北早鴻飛."(<陪族叔刑部郎曄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湖五首>其四), 等等.  山上的月, 湖上的月, 水中的月, 邊疆的月, 在詩人的筆下各有不同特色, 都堪入詩.    翻一翻李白詩集隨手摘錄, 就有許多與月有關的詩句, 足見李白對月有特別的好感.   

李白是寫詩的好手, 他愛月而寫月, 他的寫月詩篇自然不差.  他的<峨嵋山月歌>很出名: 

                 峨嵋山月半輪秋, 影入平羌江水流.

                 夜發清溪向三峽, 思君不見下渝州.

彷彿隨意書就, 渾然天成, 然而充滿韻致, 尤其寫月的兩句, 更見佳妙, 真是一首美妙的小詩.   再看他的<古朗月行>: "小時不識月, 呼作白玉盤. 又疑瑤台鏡, 飛在青雲端."  寫得何等天真直率.   

另一首<月下獨酌>節錄:  "花間一壺酒, 獨酌無相親.   舉酒邀明月, 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 影徒隨我身. "  又是多麼真率的自我寫照,  幻想邀月同飲, 對影成三人, 如果讀者覺得他傻, 我認為他傻得可愛. 

李白是出名的豪放詩人, 他的筆下常有大膽想像, 同時又流露出其不羈個性. 同樣是有關月的詩句: "俱懷逸興壯思飛, 欲上青天攬明月",  上青天攬明月自然不可能, 但足見詩人的"逸興"與"壯思".  李白也清楚知道登天攬月不可能, 這從他的另一首寫月詩可以看到, 詩題直截了當名為<把酒問月>:

                 青天有月來幾時, 我今停盃一問之.

                 人攀明月不可得, 月行卻與人相隨.

                 皎如飛鏡臨丹闕, 綠煙滅盡清輝發.

                 但見宵從海上來, 寧知曉向雲間沒.

                 白兔擣藥秋復春, 嫦娥孤棲誰與鄰.

                 今人不見古時月, 今月曾經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 共看明月皆如此.

                 唯願當歌對酒時, 月光長照金樽裡. 

雖若問月, 詩人對月是有所認識的, "人攀明月不可得, 月行卻與人相隨", 這是詩人對月細心觀察所得, 李白不僅對月觀察得細緻, 描寫亦異常出色, "皎如飛鏡臨丹闕, 綠煙滅盡清輝發", 月在詩人眼中是那麼可愛, 難怪他會產生"欲上青天攬明月"的奇想了.      然而在這裡, 詩人如實地感到月不可攀, 所以他在詩末不免有所慨嘆: "唯願當歌對酒時, 月光長照金樽裡. "   李白不止愛月出名,   而且愛酒出名, 所以酒和月常常並見詩中.    

由於李白的愛月, 民間有過他"騎鯨捉月"的傳說, 又有記載他是因醉入水中捉月而溺死的.  事實上, 李白雖是個豪放不羈的詩人, 但同時也是個有抱負的詩人, 並非一味飄逸, 他之所以愛月, 和他的愛酒一樣, 自不無寄托. 如果說李白的愛酒是出於他對世俗不滿的發洩和不得志的自我排遣, 那麼, 他的愛月, 可以說是寄托着他一生對光明自由的熱烈嚮往和追求.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