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ep | 25th Feb 2017, 22:15 PM | 自言自語 | (164 Reads)
一位加拿大的朋友轉給我看一篇報導, 說的是一名在柬埔寨做義工, 專門幫助當地從事皮肉生涯的兒童脫離苦困的中年加籍女士, 因心臟病發, 在當地得不到及時和適當治療, 病情惡化, 後來成了要長期住院的植物人. 當地醫療費用昂貴, 又不知道何時是盡頭, 她的家人因她的病已山窮水盡, 於是透過傳媒向公眾募捐求助返國的旅費和醫療費用. 原來朋友工作的醫院, 正是接收那位返加國治療女士的醫院.     她在網誌上還為此寫了一篇《她終於回家了》.  她問我對此事有何看法.  看了她寫的文章, 我回覆她看法跟她相近. 

有時候, 病人家屬跟醫護人員的立場不同, 是很正常的, 病人家屬會特別緊張自己的家人, 醫護人員則因為看得透和見慣了, 常常以平常心對待, 讓病人家屬看在眼裡, 以為麻木, 以為見死不救. 類似的例子, 即使非醫護人員的我, 在醫院工作期間, 也遇到過不少. 因為對醫院員工的不理解而產生的誤會和不愉快事情, 我甚至曾身受其害.  看了該新聞, 我不無感慨, 加籍女士樂於助人的奉獻精神當然值得敬佩,不過我認為, 如果一個人的身體狀況欠佳, 本來就不適宜去那麼遠的地方做義工, 助人和愛惜自己同樣重要, 我絕不認同把助人置於高過愛惜自己身體的位置那種所謂無私奉獻的行為, 除非你是超人, 除非你的位置沒有人能替代. 不清楚那位加籍女士是否這樣. 加籍女士在返國前實際上已成植物人, 因而護士網友質疑, 花巨大人力和財力設法把她弄回家鄉是否值得. 這是難以回答的問題. 不說她身在異鄉, 就算在家裡, 如果已成了植物人, 我想沒有人敢大膽說放棄. 更何況不排除可能會有奇蹟出現, 植物人或許會有甦醒的一天.  世俗的見解, 總認為只要病人沒斷氣, 就不應放棄, 那怕病人自己要承受極大痛苦生不如死, 那怕病人自己也不想活下去.   不過我猜, 其實有些家人心裡是想放棄的, 只是礙於世俗眼光不敢說出口, 寧願辛苦撐下去.  

去年初, 在中國大陸發生了一件很令人爭議的事情. 一名生下來就有肛門閉塞, 腸道和膀胱連接, 腎積水和腎管道畸形, 心臟卵形圓孔閉合不全等多種嚴重先天缺憾的初生男嬰, 出生23天後被家人棄置於臨終關懷醫院, 這男嬰的父母並非狠心, 而是深知孩子問題的嚴重性, 在聽了醫生的意見, 包括即使嬰兒存活將來要面對的問題而作出此決定. 可是這消息經網絡傳播, 讓一名剛為人母的女作家網絡名深海水妖的知道, 她聲稱任何生命都不能放棄, 不值嬰兒父母所為, 遠道從家鄉江西飛往北京, 會合了友人, 再連夜驅車趕往位於天津的臨終醫院, 把躺在醫院裡的嬰兒搶走. 她一方面聯絡北京的醫院,一方面在趕回北京途中, 以自己的乳汁餵哺極度虛弱的嬰兒. 閱讀着她在網誌記下的事件經過, 我十分感動. 不過她的行為同時也引發網絡上兩派意見對陣: 支持她的和咒罵她的. 起初我是支持她的, 不過一直關注下去, 又看了眾多反對她的意見, 我才醒悟, 當初一剎那被感動, 是因為女作家的無私無畏的奉獻精神和行為.  有罵她的網友, 質疑女作家為了出名而炒作, 並非真心要救孩子,這點我倒不懷疑, 我信她是真心的, 這是基於我在網絡上讀過她的不少文章得出的判斷. 只是靜下來想想, 讓有嚴重身體機能缺憾的嬰兒活下來, 對他本人和家人究竟是禍是福呢? 其實答案不用明言很清楚.   不說普通百姓有沒有足夠經濟能力去負擔以後長期巨額的醫療費用, 孩子一生將因嚴重的先天缺憾活得很痛苦, 更何況所處的國度普通老百姓生活得不容易. 有人慨嘆我們的生命沒得選擇, 沒法選擇自己出生於喜歡的地方, 沒法選擇自己出生於大富大貴之家, 那麼, 在這種特別的關頭, 讓不讓孩子痛苦地活下去他自己做不了決定, 同樣痛苦的抉擇落在父母身上, 做父母的為什麼不能理智一點呢? 又為什麼選擇了放棄就被說成不尊重生命呢?  這個有嚴重先天缺憾的孩子, 在活了三個月後, 還是離開人間了. 

尊重生命, 不應該是單純讓生命得以延續, 生命當然不應以付出多少代價來衡量值不值得, 但要讓每個生命都活得開心, 應該是我們所追求. 人間已經不少苦痛和無奈了, 為什麼我們不制止一些可以制止的苦痛產生呢?

(原發表於12/9/2011) 


[2] Re: 團體
團體 : 讀了這文章,冒昧留言發表一下感想。.我明白醫護人員和人家的想法有分歧,不過就算這加國女士變成植物人,花巨大人力和財力設法把她弄回家鄉其實也許是值得的。.在家人的角度,如果有能力,不想家人客死異鄉是正常的。其次她在柬埔寨,是外國人身分,醫療費一定比當地人高。就好像香港公立醫院急症室每次診症的成本約930元,但香港永久居民...
認同你的看法,我說出這兩個事件其實不宜相提並論,只因嚴重先天缺憾嬰兒事件給我的印象特別深刻,又都是面對艱難抉擇而聯想一起吧了.


[引用] | 作者 ep | 27th Feb 2017 10:0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

讀了這文章,冒昧留言發表一下感想。

我明白醫護人員和人家的想法有分歧,不過就算這加國女士變成植物人,花巨大人力和財力設法把她弄回家鄉其實也許是值得的。

在家人的角度,如果有能力,不想家人客死異鄉是正常的。其次她在柬埔寨,是外國人身分,醫療費一定比當地人高。就好像香港公立醫院急症室每次診症的成本約930元,但香港永久居民只是100元是因為其餘是政府補貼。非符合資格人士(包括內地居民)若要使用香港公營醫療服務要收正價。在英國當地政府要居民納稅買一份國際醫療保險,因此合資格本地居民已獲醫藥免費證明,居民才負擔得起醫療費。如果她一直在柬埔寨,醫療費一天比一天加起就會是天文數字,否則她家人也不會山窮水盡。

所以有返國的必要,這不是變成植物人的問題,還有加國的醫療可能比柬埔寨好,她在家鄉是否終於治療,醫院和家人可以看她身體情況再決定,但在柬埔寨,只要她不斷氣,沒人有權能終於她的治療,這樣下去也只會一直在燒錢。

這是我看到實際一點做法,還有不想家人客死異鄉,除非家境真的有困難,否則沒有說值不值得。


另外嚴重先天缺憾的初生男嬰,以上文描述的症狀來看,我個人覺得這女作家的做法是多餘,我不會因為她行為而感動。其實只要你想像這是你自已的兒子,你想他活下來繼續受苦嗎?他活下來有金錢和力能照顧他下去嗎?這先天缺憾的嬰兒,就算落在誰的手上(包含社會),都是一個負擔。

以上令我想起天主教所謂尊重生命,要殖民地等東南亞窮困國家如印度尼西亞和菲律賓等國,因為西方人入侵,被迫改信天主教不允許避孕和墮胎。本來已經窮困的東南亞國家,人口大增。一些因姦成孕的女子,或以有幾名子女的夫婦因窮困無能力再養育小孩的人,於是催生出一個非常發達的地下墮胎產業。

窮已經是苦,給你生下來,因窮困等問題嬰兒的死亡率也十分高,菲律賓每五年有26.48千名活產嬰兒死亡,天主教又沒有負擔起養他們的責任,只叫人生是尊重生命?早前新聞也說《被強暴卻不准墮胎⋯巴拉圭 11 歲歲少女產子,引起社會撻伐》,那生來何苦,對11歲女孩是苦,小孩出生沒有完整的家也是苦,這又真是尊重生命嗎?

團體
[引用] | 作者 團體 | 26th Feb 2017 02:36 AM | [舉報垃圾留言]